Skip to content
2012/12/17 / 陳薇真

Adrienne Rich的跨性別恐懼症

Adrienne Rich的transphobia(跨性別恐懼症、反跨性別)
◎romacapri

 Adrienne Rich是美國女詩人、散文家與女性主義者,在台灣最知名的是她講述懷孕母職經驗的《Of Woman Born》(1976),與女同性戀女性主義經典文本〈強制異性戀與女同性戀存在〉(Compulsory Heterosexuality and Lesbian Existence, 1980)。聽說剛於2012年3月27日過世,享年82歲。

 基於對Rich的敬意與喜好,家裡還擺了Rich的原文著作,《Of Woman Born》和女性主義散文集《Blood, Bread, and Poetry: Selected Prose, 1979–1985》。其中收錄這篇經典文章〈強制異性戀和女同志存在〉在華語世界只有破碎的摘譯,但這篇文章對lesbian-feminism的貢獻是原創性的,我還讀了好幾次,把主要論點與句子背下來。

 [文章論點摘要待補]

 今天辜狗到令人不幸、悲傷與憤怒的網路討論關鍵字:Adrienne Rich, transphobia(跨性別恐懼症、反跨性別)。她曾經深入參與美國1970年代中女性主義者Janice Raymond「變性帝國」相當有名與影響深遠、惡意攻擊變性慾的一系列活動,比方稱呼變性女性叫「he his male-constructed woman」,主張變性醫療體制是男性父權侵入女性主義與女同志社群的陰謀,不論這些男人做了什麼醫療改變或女性化舉止,都一點也不是女人的真實(female reality),只是男人的幻想。其惡名名言「所有的變性慾都強暴了女人的身體」諸如此類。並實際言論文宣攻擊當時的變性女性人士。

Raymond該書致謝中寫到了這段話:「Arienne Rich一直是[我]一個非常特別的朋友與評論者。她閱讀了藉由這些活動的手稿,且提供了應變機智、原創的批評,與持續不懈地鼓勵。她的致力,與對我作品的認可,表意了在這書寫過程中很大的討論。」(viii-ix)

 Adrienne Rich友誼地活躍與、支持與參與了這些活動。

 有人在論壇上表達了一方面喜歡她的詩與偉大女性主義論述工作,一方面悉知了這件事後的矛盾心情:「一部份來說,我甚至不想要知道。但是,僅僅因為她是一個偉大的詩人並不意味著她是一個偉大的人。」也有人說當時很多人都鄙視變性女人,更重要的是今天該把這件議題給問題化、使被看到、被討論、被省思。也有人表示,在Rich認識了Leslie Feinberg(《藍調石牆T》作者)與MinnieBruce Pratt《S/He》的作品後,希望她會改變她的態度(change her tune)。不知道Feinberg怎麼評論這件事。

 [待寫:一種踩到屎的感覺。]

參考資料:
http://www.feministe.us/blog/archives/2012/03/28/rest-well-adrienne-rich/
http://yrwelcome.wordpress.com/2012/03/29/adrienne-rich-and-transmisogyny-we-can-begin-by-acknowledging-that-it-matter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