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12/16 / 陳薇真

變性女伴侶的血淚黑特-妳這個爛人!

◎陳薇真

這篇應該是要由我倒楣的前女友寫的,實在太黑特了啊!只是她沒空(?)兼人生之分道揚標。既然我也略知一二如數家珍,只好由我代筆囉。算是一種假想由對方立場的進行自婊(?)。或許由楊乃文的歌當作楔子:

你媽的 還不夠嗎?

與變性女交往之超級黑特篇--第一點!

‧因TS特有的性別執念,往往對特定性別類型伴侶型態會有特別的偏執--

舉例:跨拉都想要「PP戀」!

因為那個性別執念很強烈且需要得到共鳴支持,TS會有想要說出心中那個理想圖像願望。會衝動、忍不住、有意無意或故意(著實很難分辨),白目地大刺刺又深受感動嚮往地在伴侶面前說出心中的深切嚮往。


結果哩,那位非符合期望類型的已進入交往關係之伴侶表示:

呃啊~~萬箭穿心,心淌血不止,深重受創,關係信任已被破壞。

  例二,比方異性戀變女,她的男仕只有"半殘或全殘"的168。這位女仕就在男仕面前,若不經意地說到:啊,好想跟180公分的男生走在一起哦。這位男仕表示:……

第二點

‧深陷在自己痛苦的人,往往容易下意識地無力關心周遭的人
--伴隨「自我中心」,凡事都只先以自己(與痛苦有關)想法考量
而講出白目的話或在場合中做出白目傷人的舉止。

一面深陷在自己痛苦中,
一面自我中心,在思考上、言語與舉止上,都先由自己來思考,較少先關心周遭他人
一面「受害者意識」「傷人意識(啊 我傷了人)」不斷反反覆覆。

自溺痛苦的人總是反反覆覆的。
自溺痛苦的人總是需要他人片刻短暫的愛與性,才能些微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第三點

‧只對自己極度關心(通常是與性別身份有關)的事極/過度執著(有時不斷痛苦),
相較下,對其它「與這痛點」無關的事,就全然漠不關心。落差極大。

第四點

‧用「看吧,果然是這樣」來不斷確認自己活著的真實感。

第五點

‧誇張表演自我貶抑。

在言談中有無意或無法控制地,一直不斷說出自我貶抑的話
即使對方沒這樣認為,或根本不是這意思。

範例:「你一定是因為享用我的XX(少數唯一優點)才跟我在一起的」

「看吧,一定都是因為我是跨。嗚…」

「去和原女在一起吧。別和我這種在一起了。
去和更年輕貌美的姊妹在一起吧。

快去追那某某某」

與pass焦慮、身體焦慮和投射焦慮有關方面

‧外貌不pass焦慮。在外面緊張。不斷看鏡子。避免出門。消極低落。
過度睡眠或失眠。哭泣。

‧GID對自己想要成為另一性別(通常是極美好與高階的)形象的執念。
買東西打扮變正焦慮。
然後不斷陷入「啊好想很美」「啊現實是殘酷的,自己是如此不OK」的反覆循環。

人際關係篇

由於TS擴展人際關係交新朋友不易(總是撞到"他會不會接受我?"而傾向人際保守)。但凡身為人,多少都有情感支持、相處、或偶爾倒倒情緒化的需求。這時,在伴侶關係中,有時會出現「非典型」的人際依附方式。

‧可能她會有前任或曖昧對象的依附,但因為TS交新朋友不易、又有支持需求,即使伴侶有抗議,這位TS也不太願意真把斷開與這位依附者的互動。

‧TS之為TS,有時「投射想成為的對象」與「喜歡的對象」往往很難分清。在伴侶關係中,這點往往發生很多慘案。比方「看上別人」(其實挾雜著羡慕  情緒)「姐姐」「_女」等。

‧可能會依附到伴侶的其它人際圈,包括某性別的朋友或前任之類,只因為「她會聽我說話」。

優點篇

‧較把自己放在低的位置。隨和。配合。低日常上的衝突吵架。

‧和原女相對照,MTF一般來說有個共同特色:超單純!

依照我前任認識近兩位數MTF,以及她和原女交手經驗後表示。MTF有一個共同性,就是:太沒心機啦!太單純、純樸,太沒心機了!真心或任何想法, 都直直地表現在面前。也許是低交往經驗、低人際關係與低社會化學習,當她信任你向你敞開時,MTF的靈魂都單純得跟什麼一樣。容易受感動。用在別的女人可 能「蛤?老套」的浪漫招,在MTF上都非常奏效。和其它一般正妹公主比,實在天壤之別啊。

很單純很好呀。很可愛,樸玉一樣,珍貴少見的稀有動物。珍惜。
(另一個類型:已社會化的變女?)

本文限制

從我自身的經驗出發。因此,第一,它是偏變女的,和FTM也許沒什麼交集。和FTM交往的特殊黑特(?)那是另一個故事,待其它人分享。第二,本文偏向談變女的女同性戀,因此也許和異性戀變女不盡相同。

結語

感謝前任的倒楣與辛勞(?)讓我在當賤人經驗上走過一遭。也感謝前任的調教,讓我走過來。

有過這段後,後來對女人特權之賤人經驗文本,都超有親切感的。對對對,真的是這樣。在某種心緒下,真的會這樣, 雖然真的真的很好笑,充滿爛漫又切中核心的娛樂效果。陳雪厚厚的賤人歷程錄【啊,失去愛人的能力。連深愛我的人都這麼說,我真的非常自私。】,比如劈腿哈 林人人喊打的伊能靜事爆開後閉關修養【如果我受傷,那是因為我賦予我愛的人傷害我的權利。如果我傷人,那是我的黑暗的深處所呈現的不完整殘暴的待人也待 己。】比如夜店演屍體的心境,任意和任何人上床、自我放逐行骸作自我懲罰的行為模式。極端深陷自我痛苦、又依賴渴望需要愛,但又萬事自我中心、自我缺陷又 傷人再回過頭傷己的擺盪循環。

需要一個繫,然後把自己解開。

很多很多事。後來,雖然有照顧慾〔我能且想照顧的,只有我伴侶一人〕,但也很難說已經完全戒除自我症。

和前任剛分手後的三四個月,在她的校園周邊商圈街道閒逛。遇到她認識的同學。前任向她介紹我,開場說辭就是:「她是我前女友,但她是個大爛人,所以我甩了她!」

我大笑--真是超級真切的介紹詞啊。超有默契。是笑懷開了。相互刺砍的鳥事。但願雲淡風輕,一切談笑自若。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