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12/16 / 陳薇真

異性戀變女與純男文化

◎陳薇真

分享一下2010年時寫的這篇文章,那時是在那些很寂寞的日子裡寫的。

嘆不知道怎麼說之情難以言表,其實我始終對「異性戀」這件事情,還蠻有愛的。雖然自己不管怎麼試、也那個不起來(指對男生真的有感覺),但我們活在異性戀的世界上,街上男男女女情侶,女生對男朋友撒嬌又霸道的講話姿態,男生溫溫軟語忍耐著的親密動作。

很多同志運動的人都說「異性戀」是理所當然自然而且壓迫的所以不值得一提,但我不那麼認為。

變女的異性戀文化,和一般男女有著相似的動人,但又有些因GID和社會困境的感嘆不一樣。那時便把當時的所見所聞與所感,寫成了這些段落。

4. 純男-變女之間

--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圈子的?
那個曾使你流連忘返、念念不忘的第一個身影是什麼?

‧鍾情姊妹的男生
「純男」是這社群中一種獨有的身份,意指:非女性打扮變裝、以一般男生樣子與身份出現,並尋求認識姊妹的男性。「純男」概念是用來相對於「變裝姊 妹」,雖然在社群中都是生理男性,但參與社群的外表表徵不一樣,也就是說,在社群中,發生作用的並不是生理身份,而是社群身份。

「為什麼有男生會特別喜歡三性姊妹?」這是個連被喜歡的姊妹自己也不知道的難解之謎,也是社群討論中的困惑。「只是原生女性的替代」、「發洩性慾」嗎?、但又為何其中有些是真心想感情,並且表露覺得姊妹「真的很漂亮」、「相處起來自然,和女生沒兩樣」?

我無意涉入「是性還是愛、真心或欺騙」的爭論。但想表達的是,對於「男生」,雖然有些不免把找姊妹抱持是找女人做愛的另一種替代與新奇,但至少他也懷抱著同樣的情慾與孤寂,把他工作以外的生活時間的一部份,花在看著聊天室名單不斷更替上。

‧聊天室互動的異性戀男女腳本

我在田野中的身份以一部份我的真實自我--HRT、RLT但未OP、界於正/不正交界之間的TS--的田野身份,來與鍾情於姊妹的男生們進行攀談。 嚴格說,是被攀談;因為在變裝田野,大抵是依尋著一般異性戀世界中男追女的安安住哪身高體重有照給約嗎?」、「那你有奶嗎」;女則扮演適時給予回應、或是 應付蒼蠅的性別社會互動模式來進行攀談。雖然所有來這裡的人也都知道:這裡根本都是男的!但這裡是以異性戀男女文化腳本為底蘊的。當你選擇了不同顏色的性 別(桃紅色代表TS/CD,黃色代表男性)進入聊天室,就決定了進入以後你的性別文化互動角色。

在與男士的相談中(既使是偽裝,也得有部份地真心真誠,邂逅才能進行),除了追求腳本之外,我會試著問起:你是什麼時候知道這圈子的?

我想知道的是每位男士的歷史。一個平常的男人,不可能無緣故跑來每天守著這個釣偽女人的地方,一定是曾經有發生過觸發「他是流連於姊妹身影的」,才會使得他願意且持續不懈地前來。就算只是純男性生理衝動,也不僅只是生理,而應有著心緒上的什麼。

除了對話追求腳本以外,我試著以這樣的問句,開啟兩人的建立關係,走進他的過往與心緒,瞭解他,或是在他的傾訴中、作為某個傾聽的角色,甚至是以另一個TS的身份參與了他的回憶敘說。聊這些,有除了「有照嗎」以外、更能有著建立理解關係的效果。

進行幾次後,大抵都會告訴你感人的心靈故事,內容可能是,生命中偶然曾經遇過某個第一個姊妹後,便留連忘返、一直存留潛藏在心中。有些可能描述他以 前和某個姊妹從相遇到做愛的經過。雖然在訴說的過程中滲雜了情慾(你可以試試,說著這細節時,自己也會臉紅心跳或熱起來)、或是滲入了一些幻想或美化;但 不知為啥,總會有些感人的成份,或許是他敘說的方式、心情,意義於他心中的重量。

 雖然我既不是男生、也對男生一點興趣也沒有,但還是至少可以試著去體會他的心情與過往。或想像、嫉妒或自卑起那個曾經讓他留連忘返的女子,究竟是怎麼樣的美貌、魅力或吸引人呢?那個她,又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情與這位男士互動呢?她對他所懷著的,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男性-女性的相互遊戲……〕
‧見面記:「逃亡路線」與紳士禮儀

‧喜歡姊妹的男生的情感

「真的很漂亮」、「和一般女生沒兩樣」;「她是女生;而我也以她是女生的方式很自然的對待她,和她相處」。另外有些說:「感動於你們的辛酸與勇敢」。

‧真心與被騙

兩個故事典型。一個是,於"初心"階段的三性姊妹,上網認識了一個男的,便獨自一個支身搭車上來(可以想像那種心情)、只為了見他一面(其實也只是 做愛);隔天,手機便音訊杳無。也有另一種故事型,純男對某個姊妹深深打動,給了很多金錢讓她買化妝品、衣服、荷爾蒙藥與真心真意;但始終,一直被維持在 朦朧的位置、使用,卻又不願更進一步或給予正面的對應(不論是接受或拒絕),使 其深陷。

故事型的真假其次,而是:圈子中一直有著這類故事的不斷發生,而這「兩個極端相反情況:真心與被騙」極端之間的中間地帶--便構成了「純男與姊妹」--這個僅屬於這裡,曾經發生與所不斷發生的各種美好與悲傷故事的一切。

‧和男生交往過程,填滿mtf TS對女性自我的肯定

在與男性的約會交往中,對姊妹而言,原本對自己是不是女人、夠不夠像、以及是否可以相信愛情與擁有幸福的懷疑,是被填滿的。TS轉變這條路,雖然是 自己的事、努力與人生,但以異性戀慾望相互建構地、藉由男人他者來對自身TS女性自我認同的肯定與確認,在TS路程中扮演了意義重要的一塊。

在mtf TS進入圈子、知道是可以被男生約、並且必須多少已經有部份的性別轉變之後[註44],有些是在日常關係中建立生活,但有些因為情感需求或內心的不穩定、 會固定來聊天室尋找對象。只要外表passing,除了網路上能給對方「夠女生」的照片,在實際見面後約會、被車載、吃飯、看夜景……等像極平常男女約會 的行程,在那些說話、被對待的微小肢體語言差異中,也能讓TS感受到,自己是如一般女性一樣地、確實被對待的。在剛開始獨自摸索轉變的孤獨之後,開始能從 他人對待你的態度、舉止、細節、禮遇和給予中,逐漸得到安心與確認。那個人是一個也喜歡你、而你也能選擇試著相信他的人。能擁有情感對象對TS的轉變過 程而言,是很大的鼓勵、安定與力量。

註44:包括使用荷爾蒙或不;但主要條件上,她必須具有一定程度已經女性外表與日常身份,並且擁有一定程度維持女性社會身份所需的條件資源,如經濟 條件、獨立空間、家人諒解、或已擁有周遭/朋友/同事支持等等。這些是你要以女性身份達到讓異性戀男生對妳「有興趣」、背後所需獨自付出的努力與條件。

既是最渴望期待、但相反也是TS最恐懼的核心與深淵、不再相信、悲傷與悲觀。特別是挫敗經驗中,……。而許多挫敗情況,又是含有因為TS情況而社會因的。TS情況情感交往面臨的某些特殊性,也不容易從一般兩性交往或同志社群中得到類比、經驗、參照與支持。

‧TS性放蕩的生命意義

在姊妹認同與轉變另一性別的剛開始、某個階段或週期性,有些需要「玩咖、放蕩發展性實踐」的面向。雖然任何性別身份都能性放蕩,但性放蕩實踐時期之於TS的意義,是有些意義特殊的。

在更激烈的形式中,mtf TS必須藉著(和男人或各種性別的)性,才能確認著自身的女性自我。許多姊妹訴述過……(待)

 關於性方式,術前mtf TS的主流方式,除了愛撫等”前戲”外,仍是以肛交進行。在mtf TS所寫下的性文中,有些是把「後面的洞」在意義上是當作「前面的洞」的。有人敘道被進入的時候,想像著的自己是個被進入的女人而叫喊。在轉憶敘述上的性 風格,經常將自己描述成………。另一項術前mtf TS所能做的就是口交。熱衷於會替男方口交的姊妹,似乎也有著女性自我建構,口交時想像的並不是對方,而是「是個以女人方式正在替對方口交的自己」都會讓 自己更性奮、陶醉與投入。有些mtf TS也會說嘴能演出像日本AV女優呻吟「很女生」(到讓別人和自己引起慾望)而驕傲。

mtf TS和男同志或異性戀的性表達風格差異是什麼?想把那種「要以很女性化地方式」的感覺表達出來。不論任何,都必須是以女性化的方式進行;如果不能以很女性 化的方式來做這些事根本就沒有樂趣與真實。也許著迷每次被壓在床上的偶然瞬間,才確信與擁有自己是個女人的切膚感受。也許因為不便檯面直接說;但,不要小 看看似正當漂亮的女人、也能放蕩的程度、樂趣(或身與心傷害的危險)與力量。

‧喜歡對象是男生之姊妹的情感一般敘事

稱男人為「男生嘛,不都那樣……」的女人口吻。對自己情感心境的敘述建構,也像八點檔愛情劇中辛酸女主角。以一般異性戀文化腳本來建構情感敘述。

「遇到的都一直總被當玩具,用完就丟,沒有真心……」

「像我們這樣的人,就終究得不到幸福嗎?」

「反正都沒有未來的,雙方壓力都很大,
    最好就不要開始, 也就沒有那麼多麻煩了,
   以後都再也不想談戀愛了–劉著」

「如果沒喜歡,那當初幹嘛要碰我? –劉薰愛」

「反正沒有奢望過誰的肩膀  –劉薰愛」

這是社群中有過情感探索的姊妹普遍的心聲。雖然情感受挫是任何性別都會,顧影自憐也不是TS的專屬,但可以折射出TS在社會中的普遍處境。只要外表 夠,雖然異性戀mtf TS容易被追求,但總會在這樣的模式中重覆:追求交往、性被到手、然後被離開。有的姊妹甚至被搭訕或追求時,「根本不願開始(如給電話)」,因為悲傷性的 預知「然後呢?不會有結果的。」

「第一,你什麼時候讓他知道,第二,他知道會不會跑掉。第三,知道以後他會不會表面上是ok,可是內心還是有疚瘩在。第四,最後是說,甚至如果論及婚嫁, 那對方家族要怎麼辦。然後,這會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問題。 (其它研究者的訪談者轉錄)」

姊妹和男人的關係,太容易落在「情婦」或見不得光的位置。許多男人在平常世界,都是有女朋友、正室、未婚妻、妻子與正當工作,而和姊妹之間只能是不 可為人知的黑暗。就算男生真心決定要與姊妹定下長久,但男方就必須應對巨大孤立的社會壓力[註48]:伴侶是一個原本不是女人的女人。姊妹雖然外表可以進 入異性戀情感/慾望市場的邏輯中[註49],但因為無法替對方生子、甚至手術換證了也不見得能像一般女人一樣進入婚姻(因為提親),種種術前後的壓力,讓 姊妹和男人的交往只能落在玩玩、情婦或不得見光的位置,無法依走一般女生幸福的道路。

註48:和同性戀相較,雖然同性戀伴侶一樣有「沒有結果」、「在婚姻傳統之外,得要承受對方會不會逃回傳統婚姻」的壓力,但相較之下,教導一般異性戀男人如何和變性女人在一起,共同面對社會壓力,是更缺乏資源的,因為這群體並不構成較大的社群,有著同等同儕資源。

註49:Gayle Rubin,〈The Traffic in Women〉(1975)中的術語:sex/gender system,以及奠基於李維史陀交換女人邏輯的分析。如果性別系統是由婚姻、家庭與再生產所製造的,那麼明顯的、TS姊妹擁有能吸引異男的女性外表身 份,但卻被系統性地排除在基於生育傳宗的傳統婚姻價值之外。

 〔幸福的例子與可能?向圈子打聽後得知,是不乏有穩定交往且持續中例子的。但因保護當事人進入伴侶關係後的社會壓力,暫時不深入探問。〕

部份姊妹個性悲觀或憐哀。但另一不少姊妹情感觀是漂亮地抱持生存信念是玩咖之道瀟灑遊戲人間:「你有的我也有」、「你玩我、我也在玩你。互取所需」。她會對等地操持對方與自己的條件,讓自己擁有選擇與主控權,……

‧與性別研究圈對話:重新看待「異性戀」或「相戀」的性別意涵

因為順沿「婦運(異性戀女性)→同運(男/女同性戀)→跨性別」的運動結構,容易順沿底層邏輯(logic of subaltern)、性汙名/解放(sexuality)、與將同性戀的脈絡橫向類比到TS/CD。我想指出,這個運動結構,導致突顯的歪曲、與對政治 視角之外事物的視而不見,遮蔽了原初的實際現象顯現。歪曲的例子表現在,只抽象而缺乏血肉地將TS/CD強調再現成「顛覆挑戰二元性別、擁抱怪異性實踐、 底層最汙名、最具性/性別戰鬥能量」,與實際的人和社群生命脫節,遮蔽群體的實情:性別轉換的弱勢是和異/同性戀性傾向、男女性別弱勢,呈現交錯的,並非 跨性別等於性別最底層的抽象推論,甚至TS/CD社群的通常主要內容,不僅其實是很異性戀的(culture as heterosexual),而且至少對TS而言、也是很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轉變經驗而殊異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