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12/15 / 陳薇真

 早在2006年的巧兒時代,巧兒就討論過了:看過一群MTF聚在一起後發現,好像MTF並不「娘(sissy)」。說得更精確一點,MTF的女性化舉止氣質比較接近平常女性,不太是知名度較高的男同志中的娘。

引戰的部份就先另文討論了。這裡只提出一些我的觀察與解釋。

如果看過一群MTF聚在一起自然聊天互動的聚會,應該會發現:(轉變中-後的)變性女,確實是舉止氣質自然女性化,但又跟原女女性不太一樣,聚在一起時,明顯共同會有一種「氣」。

(也有變性女為了避免同類氣的"沾染"、而努力要跟原女女性完全一樣,避免參與任何圈內的人際交際。)

我的詮釋是,變性女的「氣」,是跟面對與經歷轉變歷程有關。因為小時候被以男生教養,保有先前一些,而後來轉變後建立了新的一些,但新舊又有微妙的可愛混合。

內在上,時時處於擔心焦慮pass不pass害怕擔心的氣、跟已經差不多了就放自然以新的身份生活,感覺也不一樣。這是靠日常練習。時日愈久,厚度愈厚。

不論轉變前後階段,不論外表美普,變性女還是時時刻刻要與外界優雅自信的「作戰」。在修飾pass的過程中,會演練出一些策略,自然到下意識中。

上敘三點,也許構成了變性女特殊「氣」的原由與內涵。

而男同志的娘呢--也許跟以男性方式對男性的愛慾與被愛慾、以及整個社會對男同志直接性歧視的社會處境有關。「娘」是男同志生命情境中充滿意涵的真實又傷蕊的硬核,以娘為汙名驕傲的能量,做展演的實踐。

我的意思是,以生理男性的女性化(feminization)--也是多樣化的,並且有脈絡、不同感受立基、處境與社會結構的。如果變性女的氣和轉變歷程有關,CD也有CD氣;愛男生/愛女生/雙性/泛性/無性戀變性女的氣也有若干差異,慾望對象和方式對自我氣質的形構也有若干不同(當然部份變女身上也有一般俗稱的娘氣)--但實在沒有理由以能見度高且生理性別本位的「娘」,就把所有東西都歸入其中。

你我都是不儘相同的,但應該是要去看見彼此差異背後的不同奠基於處境,由與自己為出發點,並尋求建立實質連結,而非以自己去納掉對方的爭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