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10/29 / 陳薇真

強制男人女人與陰陽人存在(陰陽人連續體)

強制男人女人與陰陽人存在(陰陽人連續體)
◎陳薇真

Intersex,又稱兩性同體、雌雄同體或陰陽人[註1],是指一群人的自生下來的生理狀態處於一般雄性或雌性的中間、兩性性徵皆有(通常伴隨不完整)。通常是指天生的,包括性染色體、型態、生殖器模糊、腺體異常,或性徵發展的差異。

註1:hiker,〈將intersex翻譯為陰陽人的說明〉。http://www.oii.tw/nomenclature

intersex movement,簡稱IS運動,自2000年後發展成影響全美、國際與各國。IS運動與TS運動(變性,transsexual’s movement),成為影響、挑戰與激盪婦女運動和酷兒理論的新性別政治(New Gender Politics)。台灣國內目前唯一的陰陽人運動者,hiker(丘愛芝),自2008年成立了「國際陰陽人組織國際中文版」,參與每年台灣同志大遊 行、書寫、演講等教育工作,積極與國內社會各界對話與國際串連,並尋求IS個體的浮出與凝聚。

以上是關於IS與IS運動的簡單說明。

或許您會這麼理解著:哦,陰陽人是指一些天生生下來性別模糊的人。因此IS運動主要是反對父母與醫療對剛出生的IS嬰兒進行性別選擇或矯正,強行對嬰兒的性別和身體做性別上的二選一。很好啊,理所當然,支持支持。

當然上述想法沒什麼錯。可是它會有一個盲點:IS議題與運動,只與一種稱為陰陽人的人或身份有關,因此跟我沒關係。因此跟我沒關係--這某種程度上也是認同政治的盲點,好像世界上只分成一般男人、一般女人與陰陽人三種人,因而陰陽人議題只是關於陰陽人或家屬朋友的事,不是我的事。

本文試圖要破除這樣的理解,因為它會看不到IS議題的連結性與可能關係。IS議題並不只與陰陽人個體有關,並不只是醫療的事,而是和所有(all)性別的人有關,是社會議題。

在父母和醫師對IS嬰兒進行性別選擇與身體矯正,可以反映出這是一種社會價值觀的運作:一個人類存有,只能是男性或女性。不論是就生理狀態上、性器 官上、社會教養上、氣質表達上、異性戀邏輯上、乃至戶政登記--沒有選擇男女其中一個性別,是沒辦法做法律登記的,因為在法律上沒有男女以外的性別。這種 社會主流價值的「強制男人女人」,不僅作用在IS的強制手術性別選擇、在TS變性評估的百般刁難,甚至也作用在最一般人的男男女女身上,與男女同性戀身上。整個社會強制要我們做要碼男人要碼女人,並且將其它以外的自然存在狀態通通排除在外,或認為是汙名的、焦慮的、需待被矯正的。

整個醫療、法律和社會風俗並不容許陰陽人嬰兒性別狀態的自然存在,因而嬰兒必須被矯正選擇成其中一個性別。看陰蒂大還是陰莖大,哪個腺體相對上比較 完整(雖然經常是模糊不明),就把其一做保留與補強、另一做拿掉。要父母將該小孩作該一選擇後的性別來養育與對待。IS小孩長大後,活在對自己身上不明的 傷口,困惑於自己與其它男孩女孩的性徵差異,但卻因為整個父母與社會對IS的隱匿性,讓它變成一件永遠不能說、不被告知的事,讓小孩長期活在迷惘困惑當 中,抱著對自己的困惑而活。這是intersex的不可見性與禁忌,整個社會動用所有方式把各種生理性別模糊不明矯正回男女二元,傾向於去否定整個陰陽人存在(intersex existence)

我認為IS議題與那些生理層次上對性別人類機制的複雜解釋--XX與XY性染色體、導因XY基因變異的SYR、XXY、胚胎發育學過程中性徵的分演 (事實上,陰莖和陰蒂在分化前是同源的)、荷爾蒙激素與腺體之間的運作或故障--這些生物學範圍的知識本身就是有趣的,科普的(對三類組以外的人)或專業 的。IS議題和STS(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科學、科技與社會研究)和科學史批判,是有豐富的可對話空間的。是了解與讚嘆自然人類之奧妙,也是理解我們自己的性別、身體與存有,是如 何而來,並且與自己以外性徵的人之關係。

讚嘆生物的奧妙,父母賜予的生命來世上走一遭,讚嘆自己一般或不一般的、新陳代謝的、美好或不完美的、易受傷的與終有一死的恆溫的活生生的身體肉身,也讚嘆自己和各種別人不一樣的身體差異。

對生理多樣性的陌異,其實也反映在IS以外的議題上。女/男同志對FTM原生女性使用男性荷爾蒙後身體變化皮膚粗糙的「陌異」,女/男同志對MTF 原生男性使用女性荷爾蒙後、打扮女性有乳房皮膚光滑但仍帶有原生性徵的「陌異」,對陰陽人身體親密關係時的"無法想像",乃至一般異性戀男女對異性身體的 陌異(有時導致文化上的懼怕)、女性對另一女性乃至自己身體的「陌異」。我想,另一個生靈的身體都是陌異的,但那正是我們需要他人的原因。 與朋友的支持,與戀人的親密擁抱,乃至摸摸狗的頭,摸摸貓的身體,是我們連結身體與靈魂、女與男、人類與動物的善的方式。固然肯認「正當的身體」--女生 愛女生、女體愛女體,是重要的;但若從intersex的視角,也能看見這些非典型性屬身體同樣也是我們差異與善的一部份,或許能看到不一樣的東西,與鬆 動改變的可能。

除了生物學新知之外,IS議題的帶給的視角,也是新穎的--它提供了一個我們重新理解「一般男人女人」的方式,並不是兩種類型的"正常",而倒不如說,或許正常的男人女人,只是也只是各種雜多狀態的其中之二罷了。也許可以看作其實我們每個人的都是自然狀態陰陽人的其中之一。這個思路與「男人/女人/陰陽人」的身份思考是顛倒的,而是從生理層次的自然狀態多樣性出發,發現我們都是這些生理自然狀態多樣的其中一部份。我稱之為陰陽人連續體(intersex continuum)

(但並不是女性主義文學理想形象上的雌雄同體(androgyny)。)

事實上,除了「先天」陰陽人之外,「後天存在」的各種生理性別狀態曖昧模糊(ambiguous)也是有著很大的光譜-- 從使用逆反荷爾蒙療法(HRT)但尚未或不進行陰部重建手術(SRS)的變性人、除去性徵腺體但不是變性或GID的中性或無性徵存在,到男性女乳症、多囊 性卵巢,到腳光滑無毛無鬍子的男人、身型瘦小如女人的一般男人、有手毛與淡微鬍子的女人、骨架大臉型偏剛硬的女人,停經的女人、乳癌而切除乳房而哀悼的女 人、攝護腺癌而切除的男人,禿頭的男人,落髮的女人、無法生育的--這些都是強制男人女人下的受影響者,都是陰陽人連續體的一部份。

當然,這些情況的議題是不同的,不可相互等同或替換的,我們也應避免對這些情況做神聖化、浪漫化或過度政治化,或去說多囊性卵巢不應被治療--這是 跨性別政治(說變性人是顛覆性別二元)或女同志女性主義(說女同生命是顛覆父權的實踐)所犯過的錯。但確實,生理狀態多樣存在的社會事實,是事實存在的, 並且在醫療法律社會上被系統性地排除在男人女人的二元性別之外。這些人往往都承受著不同形式的不男/女人、不再是或不夠是男人女人的苦,性別生理形象焦慮 而難以自我賦權的,都私語著性別哀悼。

「性別不明」是目前台灣新成立的團體名稱。它不是指生理性別或性別認同在個體面向上的不明(因為陰陽人情況是"自然 明確的存在啊",因為變性人或性別認同障礙GID的自我性別心理認定也是明確的),而是指在與社會的關係中,社會往往不接受、看不見這些各種「性別不明」 的真實存在,因而剝奪了這些人自然存在的社會權益:婚身體自主、性別自主、婚姻、醫療與生育。

IS議題與生態女性主義(ecofeminism)也有著豐富的可對話性。生態女性主義延續著性別批判和反對理性啟蒙與對自然的宰制,認為人類(其 實主要是男性)自啟蒙、工業革命與現代化之後將自然視作可供控制的資源,和男性把女性視作可控制的自然與資源,是同一回事。強制男人女人的主流社會,把自 然存在的生理狀態,視作可嚴密監控與任意調整的自然,其實是人類中心的過度放大,而對 自然的輕視與不尊重。生物自然是可理解的,但也永遠有著不可理解、在控制之外的部份。人類應當改變自認為可以控制生理性別狀態自然的觀點,而轉以對性別生 理狀態多樣的尊重。

一個經典的案例,John Money醫生基於性別認同後天養成的理論,對一個名叫David Reime的原生一般男性但陰莖意外燒毀的雙胞胎之一,對父母建議"當作女孩養"(改名為Brenda),施行了陰道重建手術、青春期荷爾蒙療法,並在兒 童時期進行了非人道的性交性別角色學習。後來Brenda自主衝突的性別焦慮日益嚴重,並於16歲時做了矯回的陰莖重建手術。歷經幼兒、青春期與往後婚姻 與生命困境的David,最後於2004年自殺,享年38歲。這個震驚TS、IS議題、女性主義與科學教科書的經典案例,說明了人類理性自許對自然的可隨 意「控制」,是不正確的,不論是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或性傾向。

陰陽人連續體的概念,不將IS議題限定在只於IS身份的個體有關,也不只是疏遠的友善跟尊重。而是足以連結擴大到各種所有性/別和議題。它不是一個 身份或本質,而是一個策略位置,可以看到更多以往所盲點的生理狀態單二的視角,並且能原本的婦女運動、同志運動、酷兒理論與變性議題與主流異性戀和男人女 人的生命經驗做連結。

以下是我對IS運動和既有運動/組織/性別群體/社群連結的建議。有兩個主要的負面情況是需要克服的。第一,一般人或相對主流的性別工作者,一看到 陰陽人或聽到陰陽人議題,容易表現出「蛤?」顯示對IS議題的陌生與一無所知。建議大家都要用方便的搜索引摮,以「陰陽人 兩性人 intersex)等為關鍵字,初略閱讀國內的中文資料,以建立對IS的基本瞭解。必須記得,不同大小的群體之間,其相互理解是極不對等的。小群體方往往 被迫要去理解主流群體(才能對話、溝通與融入其中),但大群體往往對小群體議題一無所知。因此,主動對小群體理解、吸收所知與表達熱情,是有政治性的。

第二,當IS主體與議題浮出的時刻,往往會對既有的主要性別組織與議題,產生「搶關注度」「分散、剝奪關注」的壓力。主流群體工作者一方面對IS一 無所知,一方面也害怕IS的議題出來時,會分散了原本的議題,因而不讓IS拿到運動發言的麥克風。我認為應當由自己的群體與議題為出發點,但可以積極地去 摸索建立連結的可能路徑,並適時讓位或主動創造出舞台來讓IS主體或運動者發聲。最後是相互尊重各自的獨立性,避免代言,但又保有連結與合作的可能。國內 陰陽人議題與運動,實在仍需要更多的關注。

參考資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Intersex
Judith Butler,《消解性別》(2004)
John Money醫生的David Reime事件,可參閱:約翰.科,《性別天生》,戴蘊如譯,經典傳訊:2002。

延伸閱讀:
日本漫畫《IS上帝的惡作劇》
日劇《IS上帝的惡作劇》
電影《我是男生也是女生》(XXY)
hiker,〈二元性別中的夾縫人生〉(2008)
 http://forum.yam.org.tw/bongchhi/old/light/light291-1.htm
國際陰陽人組織中文版網站
 http://sites.google.com/site/oiichinese/
hiker,2012年女性影展中Intersex影片,《篳路「蘭」旅艷陽天》、

 《是男是女要你管?》映後座談文字記錄
 http://wmwff.pixnet.net/blog/post/47283792

-獻給向hiker致敬,與同和主流運動相邊緣的位置與經驗
-獻給Adrienne Rich與女同志社群,由標題與術語的戲仿,表達我對Adrienne Rich的愛恨交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